新太阳城注册

白乐天说“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”他恨什么呢?

  白居易,字乐天,唐代诗坛三巨头之一。在三巨头中,他的诗算是比较平和冲淡的了,就像北京街头的白牛二,十来块钱一瓶,厅堂里豪门喝其情怀,标榜接地气;街边摊百姓喝其清爽,就图个便宜。

  所以白居易成不了仙,仙是住天上的,离尘世太远;他也成不了圣,圣是立庙里的,要百姓跪拜。他就站在尘世里,用他的笔,写尘世的故事,写民众的悲欢离合。

  生活中,我们可能遇不到李白,找不到杜甫,但蓦然一个转身,却能发现白居易就在那灯火阑珊处,平淡如水的看着我们。

  京城米贵,居大不易。唐肃宗时著作郎诗人顾况喜欢提携后生晚辈,当眼前的这个瘦瘦的年轻人把自己的诗呈上时,他笑着送了这八字评语。片刻之后顾况就后悔了,叹曰:“有句如此,居天下有甚难,老夫前言戏之耳!”

  让他后悔的就是这两句诗——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此诗一出,后世以草入文者,无出其右。后辈诗人孟郊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、南唐后主李煜“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”,尽管都赋予草更多的情感,但始终缺少一股精神——就是白居易诗中生命顽强不息的精神。

  牡丹芳,牡丹芳,黄金蕊绽红玉房。千片赤英霞烂烂,百枝绛点灯煌煌。此时的白居易看看花,写写诗,很是优哉游哉。

  宿露轻盈泛紫艳,朝阳照耀生红光。红紫二色间深浅,向背万态随低昂。映叶多情隐羞面,卧丛无力含醉妆。低娇笑容疑掩口,凝思怨人如断肠。

  这些“春光乍泄”的诗句虽然是写牡丹的,但是不是一副闺阁享乐图?人不风流枉少年啊!年轻时的白居易辞章华丽,“淫”诗旖旎不减元稹。

  其实这一点也奇怪。要知道他可有个大名鼎鼎的弟弟——白行简。一篇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兄弟二人想必私下切磋不少,都是风月高手。

  你风流皇帝老儿自然懒得管你,但你要怼他,他岂能轻易容你?白居易不明白啊,还以为皇帝真喜欢自己的诗呢,岂不知大多数帝王都是叶公好龙,养才子锦上添花而已。

  唐宣宗李忱读这句诗的时候,脸上一定火辣辣的——白大才子狠狠的甩了他一个耳光:税赋重啊!苛政啊!昏君啊!

  我们的小太宗这下坐不住了——你白居易写诗就老老实实写诗,老子提拔重用你,不是让你骂老子的。你还不爽啊?不爽那就给老子滚远一点!

  那是的九江恐怕不像现在一般是旅游胜地,白居易自然也不是来旅游的。要不然正在病中的元稹,听到此消息后,也不会硬撑着身子爬起来,哭道:“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”

  唐宪宗元和十年(815年),白居易离开长安,赶赴江州任职。那个时候,不像现在有高铁,朝发夕至。

  他出发的时候正值北方的秋季,等他到九江时已经是来年的江南的隆冬岁尾。白居易犹如渡劫一般,心里一片荒凉,此时面对陌生的春天,他想起了曲江,想起了长安。

  在这首题为《送春归》的诗句里,白居易可没有刘禹锡“病树前头万木春”的豪情,而是满腔的悲伤,甚至于绝望。

  哀莫大于心死。白居易这棵黄河边上的柳树被远远的移植到长江边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明年,还能不能看到明年的春天。诗人的心还是敏感的,他只能哭诉——如果明年不诗,我还来这江边看春天。

  我们应该庆幸,白居易还是挺住了。他有些随遇而安的性格就算是痛苦也不会太过久的。这一点他比李贺李商隐等人强的太多,他们都把苦闷在心里,越积越深,而白居易听听小曲,喝喝小酒,过两天可能就没事了。

  深秋某日,白居易借着送朋友之机,搞了一条船(司马一职怎么也相当于当地的副市长了,搞一条小船而已,小事了)顺便看看“无边落木萧萧下”,消解“载不动许多愁”。

  秋风中一阵歌声传来,如泣如诉,千转百回,幽怨欲绝。正与友人举杯小酌的白大公子一下子就听入迷了。

  已是微醺的白居易见人家姑娘扭扭捏捏,心里更是痒痒的,此时的白居易在夜幕,月色,芦花,江水,秋风,酒气,离别,美女,音乐,身世……等等的刺激下,以他天才般的想象力,化无形为有形,变腐朽为神奇,早就了一段千古绝唱。

  我想此时的白居易就如同古龙笔下的绝世高手,需要所有的意境综合起来才能发出他那惊天动地的一击。

  有些诗人一辈子都未必能遇上!遇上了,自有名篇,自有佳句。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等等,无不如此。

  一曲结束,白居易与姑娘开始了深入交流。原来眼前这位姑娘也是从京城漂泊至此,并且还曾经是某楼一姐(相见恨晚啊),只是年纪大了,才找个商人接盘。

  他仰天长叹——为什么美好的我们却都要沦落天涯!既然我们沦落天涯,这苍天又何必让我们相遇相识!

  从唐宪宗元和十五年(822年)到唐敬宗宝历二年(826年)这四五间,白居易大部分时间都任职苏杭两地,在江南过了一段优哉游哉的美好生活。

  他可以“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”,他可以“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珍珠月似弓”,他可以“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”

  这个时候的白诗清新脱俗,一点儿也没有人间凡尘的味道。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”这等与元稹李绅等人搞新乐府时的诗句,早已经装订进了《元和白氏长庆集》中,束之高阁,传之后世。

  这首《浪淘沙》不知是写给哪家小娘子的——潮水有涨有落,你走了就不回来了。可你把人家的心也带走了!

  诗云:“陶潜不营生,翟氏自爨薪。梁鸿不肯仕,孟光甘布裙。君虽不读书,此事耳亦闻”。其实就是一句话,你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相夫教子,做个贤妻良母。其他呢?没有了!

  唐文宗太和元年(827年),白居易回到长安。此时白居易已经55岁,官也熬到了副部级。此后的岁月里,白居易在长安与洛阳之间过着半隐半官的生活。他与元稹、刘禹锡等人约约小酒,写写小诗,生活过的也悠闲的很。

  某日,深冬时节,长安城阴云密布,白居易犯了酒瘾,他就写信给他的朋友刘十九,诗云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。

  哥们,我已经备好酒菜了,就等你来喝两盅了!——这种生活气息极浓厚的诗作,读起来非常美妙。尤其是冬日里,读此诗,更是可一扫阴霾!古时读书人间的情趣,也可见一斑。

  这首《小庭亦有月》字字透露着老白的洋洋得意。菱角、谷儿、红绡、紫绡都是侍女,大概还有莺儿、蓝绡等等吧。对于这位文坛领袖的夜夜笙歌,皇帝老儿更是懒的搭理——玩就玩呗,别再指鼻子骂俺就行!

  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。一个樱桃小口,一个小蛮腰,左拥右抱,享尽齐人之福,羡煞世人啊!难得的是这两位姑娘还都冰雪聪明,心里还都念着白居易。知冷知热的,刘禹锡看着都眼馋,“终须买去名春草,处处将行步步随”,真是“狼之野心”!

  白居易是不舍得把他们两个卖掉的,但岁月不饶人啊,尽管白家秘方甚多,但还是有心有余力不足的时候。此刻老白又变成了怜惜世人的白居易——他遣散侍女,资以粮钱,让他们寻找自己的幸福。

  唐德宗建中二年(781年),为躲避建中之乱,9岁的白居易被父亲送到宿州符离安居。他的邻家有一个小女孩叫湘灵,比他小4岁,很自然的成了白居易在陌生地方的心灵寄托,两人也情愫暗生。

  可惜白居易是个孝子!他的母亲看不上农家女湘灵,认为他们门不当户不对。白居易无奈之下,只得让湘灵等他。

  他也痛苦,他也想念,但是他没有勇气。他终于等到了机会——十年后,白居易金榜题名,跪在母亲面前,要求迎娶湘灵。

  命运并没有放过这对苦命的鸳鸯——又一个十年之后,白居易被贬江州,途径宿州符离,又见到了湘灵。感觉像是做梦的白居易写道“我梳白发添新恨,君扫青蛾减旧容。应被傍人怪惆怅,少年离别老相逢”。

  此时的白居易虽然已经娶妻,可湘灵依然独守闺阁等着他。此时白母已经去世多年,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大山已经不复存在。我想只要他一句话,只要他白居易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湘灵一定会二话不说的跟她的白哥哥走的。

  再一个十年之后,白居易回京途中再次经过符离,他还想再看看湘灵,可惜湘灵已经看透红车,遁入空门。

  谁都没有资格让另一个人等他一辈子!湘灵等了一辈子,等的发白了,泪干了,心枯了,最终还是一个人——木鱼青灯,了此残生。

  唐武宗会昌六年(846年),白居易于洛阳去世,享年75岁。唐宣宗李忱写诗追忆,曰“浮云不系名居易,造化无为字乐天。童子解吟《长恨》曲,胡儿能唱《琵琶》篇”。

  李忱还是懂白居易的,一篇长恨歌,一篇琵琶行,犹如双壁,横亘在中国诗歌史上。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  是为玄宗与杨妃?也许是吧。但或许他只是恨自己。他一生写诗甚多,但用“恨”字却甚少。这是第一次用,第二次是与湘灵久别重逢后,他叹道:“我梳白发添新恨,君扫青蛾减旧容”!

  【作者简介】张东晓,男,1983年生,河南驻马店人,现定居于北京。工作之余热爱写作,文章散见于《写乎》等平台。

上一篇:“梅姨”最近深圳多地出没?警方公布调查结果

下一篇:没有了